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丛刚没有接话,只是深邃着眼眸眺望那片黛色的山林。

    “昨晚……我做了个梦!”

    顿上几秒,丛刚才缓缓的开了口,“梦到你被你亲爹打断过的那条腿……彻底的残废了!”丛刚侧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突然就安静下来的封行朗,继续着他昨晚的梦境:“才四十岁不到的你,又懒得拄拐杖……最后只能沦落到要坐在轮椅上,让你老婆孩子

    推着走!后面还跟着你哭哭啼啼的女儿!”

    这一刻,封行朗突然就哑然了。

    究竟是不是丛刚梦到的,又或者只是他胡掰瞎扯找的蹩脚借口,丛刚的这番话,算是入了封行朗的内心深处,久久的默声无言。

    封行朗微微垂眸,便看到丛刚侧脸上的疤痕:一直从下巴处延伸到耳后,连脖子上也没能幸免。

    什么话也没说,也无需说;突兀的,封行朗冷不丁的俯身过来,一口咬在了丛刚脖子处的疤痕上面。

    咬劲儿不小,封行朗能清晰的感觉到有腥甜的血液从牙齿间溢出,在他口腔里弥漫开来。

    丛刚的身体瞬间就僵化了。

    他已经做好要被恼羞成怒的封行朗暴打的准备,他也没想着要反抗!

    可他却万万没想到,封行朗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他内心的愤怒!

    或许连封行朗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没人性的折磨丛刚!他明明知道,丛刚一次次用他自己的血肉之躯来舍命相救。

    可封行朗似乎并不领情,依旧时不时的欺负丛刚:谩骂他、羞辱他,甚至暴打他!

    在卫康他们看来,封行朗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或许没人会知道,封行朗跟丛刚之间,已经没什么恩情可言!也不需要有这样的恩情存在!

    “坏爸爸!坏爸爸!”

    伴随着封虫虫小朋友凄厉的叫喊声,封行朗下一秒便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肚被小儿子的乳牙给咬了!

    封行朗已经松开了丛刚;可小儿子已经咬着他的小腿肚不肯松嘴。

    “臭小子,你也是个吃里爬外的东西!”

    相比较于刚刚对巴颂的厉骂,封行朗在斥责小儿子时,却是满眸的父爱。

    “快松嘴!”

    封行朗俯身在小儿子紧绷的小腮帮上用蜷起的手指轻弹了一下,“是大虫虫先欺负亲爹的,亲爹只是正当防卫!”

    某宝愤愤的瞪了某爸一眼:你当我瞎啊?我明明看到你咬无辜的大虫虫了!

    “虫虫过来!别咬着了,你亲爹的肉里都是脂肪,不好吃的!”

    直到丛刚开口,小家伙才松开了咬着亲爹小腿肚的嘴巴,乖巧的爬坐在了丛刚的劲腿上。依旧带着小怨气瞪着亲爹封行朗。

    “死虫子,你这么虐待我,很过瘾是么?”

    封行朗没了脾气,“我就不明白了,老子这身肉碍着你了?你非得变着花样跟我过不去?”

    不等丛刚作答,封行朗似乎又服软:“行行行,老子听你的,现在就跑下山去!满意了吧?”

    丛刚没接话,只是轻拍着怀里怒瞪着亲爹封行朗的小虫。

    “臭小子,今天至少得给老子学讲一篇童话故事,听到了没有?!要是学不会,老子我就揍你!”

    封行朗做了个要打小东西的撸袖动作,“你们两个我会一起揍!”

    “别怕,你亲爹又打不过我们!”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