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在当时的雪落只是在心疼那块价格不菲的稀罕玉佩,也没有太过在意丈夫的话。

    回到房间之后,封立昕开始埋怨起‘逼送’的妻子。

    “冉冉,你怎么能这样做呢?这块玉佩明明是白老爷子送给晚晚当满月礼的,你怎么能夺人所爱呢!”“都说宝剑赠英雄,美玉送佳人……你那么喜欢这块玉佩也算是跟它有缘,物有所值了!再说了,晚晚那个小P孩子又不懂什么,这玉佩都快跟她的小脸差不多大了,她戴着

    能舒服吗?”

    莫冉冉将那块玉佩放在丈夫的胸前,“都说老玉能滋养人,这又是个平安扣,我就是希望它能给你保平安,陪我过长一点儿,过久一点儿!”

    听到小妻子的这番话,封立昕便也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来,只是紧拥着妻子,柔情的亲吻。

    “立昕……老公……”莫冉冉娇呼一声,“……这几个月,你都棒棒的……老婆好喜欢你!亲亲吧……”

    莫冉冉的话还没说完,便像只俏皮的小野猫一样钻进了被子里;然后封立昕便感觉到有股东西直冲自己的脑门!

    这丫头的嘴啊……是越来越毒了!

    原本封立昕还想跟妻子商量:等侄女晚晚大了,他就把这块玉佩还给她的!

    但此时此刻的封立昕,已经无法用大脑思考问题了!

    妻子莫冉冉总能带给他各式各样的惊喜!让他一次又一次的体会到做男人的美妙之处!

    说真的,有些时候爱情这东西,不仅仅要说要谈,而且还要去做!

    无疑,这一刻的封立昕是喜欢小妻子的!能让他死去活来式的喜欢!

    三楼的主卧室里,雪落还在为那块羊脂白玉痛心着。

    自己怎么就那么大方呢?说送还真就送了?自己一时的逞能,可就丢了块无价之宝了!

    “行朗……你说我怎么就把那块玉佩送给你哥了呢?万一……万一我家晚晚也很喜欢怎么办?”

    这女人的小心思,就是这么的人花样繁多。

    “要不,我现在就去问我哥再要回来?”封行朗试探着问。

    他知道妻子是舍不得那块玉佩的价值,其实要说喜欢也一般。

    “不许去!送出去的东西还能往回要的?”

    雪落娇斥一声,气呼呼的坐在了床沿上,“你这么去要,岂不是打我的脸吗?!”

    舍又舍不得,要又不让要,封行朗也是头疼。

    “老婆,其实我觉得吧……那东西真不适合我家晚晚戴!”

    封行朗的睿智在这一刻再一次的突显:“你想啊,那东西年头那么久了,不知道有多少活人……甚至于还有死人戴过呢?指不定上面会不会积聚什么幽怨之气……”

    “别……别说了!听着怪渗人的!”

    雪落瞪了男人一眼,“即便不给咱晚晚戴,我留着当传家宝也好啊!”

    反正雪落心里还是舍不得那块价值连城的羊脂白玉。

    “亲夫跟你保证,过几天再问老爷子去要一个!要个……吉利点儿的,喜庆点儿的!不要雕刻什么鸟啊兽的,就选一个龙或是凤的玉佩给我家晚晚戴!”

    “还带让你自己选的啊?你真当自己是白老爷子亲孙子呢?!”雪落怨气的瞪了丈夫一眼,“要是简梅肚子里的是个儿子……呵,指不定要把白老爷子乐成什么样儿呢!这些传家宝将来都会给简梅儿子的!我觉得老老白就是个典型的重

    男轻女的封建家长!”

    “老婆大人说得极是!所以,我们得趁简梅肚子里的儿子出世之前,问老爷子再要一个传家宝!给我们家晚晚,都不能留给简梅的儿子!”封行朗附和着妻子的话意。

    “要我是朵朵,肯定会先保证自己的两个孩子将来的荣华富贵!这女孩儿跟男孩儿不一样,就是得富养!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

    雪落长叹了一口气,“你就说豆豆芽芽吧,这么大了一点儿护母意识都没有!难怪朵朵会过得这么累!要是换了我家诺诺,你封行朗想领一个私生子回家试试?”

    “就是!我家诺小子跟你这个妈咪最亲了!”封行朗讨好着生气中的妻子。

    “让我是朵朵,如果还想跟白默继续过下去……说不定我真能做出将简梅肚子里的孩子扼杀在胎儿的状态!这样才能永远的免除后患!”

    雪落转过身看了一眼吃惊中的丈夫,咬唇喃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恶毒了?”

    “还……还好吧!”

    封行朗似乎有些不自然起来。他印象中的女人,最多也就是有点儿小任性……

    “唉!我只是说说罢了!其实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