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得出来,豆豆和芽芽的心思都放在封林诺小朋友身上,完全都没在听雪落讲的大道理。

    雪落寻思着,自己这般说教,想必两个小家伙也听不进去,看来还得请出她们最最在意的诺诺哥哥来给她们灌输护母的思想才行!

    “诺诺哥哥啊……在家呢!”

    话出口后雪落才意识到,现在显然不是让豆豆芽芽来封家的时候。就白默那快吃了自己的模样,要朵朵再次把两个孩子带来封家,他还指不定要怎么闹呢!

    “豆豆好想诺诺哥哥的……”

    “芽芽也想!”

    两个小东西便在电话里卖乖起来,“干妈,我们可不可以再去看诺诺哥哥啊?”

    “当然可以!只是……只是最近诺诺哥哥好像感冒了……等他好了,干妈立刻带他一起去看豆豆芽芽好不好?”

    这样的借口,当着两个幼儿的面,雪落说得着实的心酸。

    明明是大人们的错,可孩子们也跟着受了连累。

    “那干妈要让诺诺哥哥多喝水多休息呢!”

    白芽芽小朋友都带上了泣声,“芽芽好想去看看生病的诺诺哥哥!”

    “芽芽不难过哈,等诺诺哥哥感冒一好,干妈就带他去看你们哦。”雪落真的不忍心看到两个小可爱为她无奈的谎言而伤心难过。

    “不用劳烦生病的诺诺哥哥过来,我们去看他就可以了!”

    豆豆侧头看向妈咪,恳求的问道:“妈咪,我们可以去看看诺诺哥哥吗?诺诺哥哥都生病了!”

    见两个女儿如此心切的想去封家看诺诺,袁朵朵心里也挺不好受的,“诺诺哥哥感冒了,会传染的!等过几天他好了之后,我们再去看他吧!”

    “没关系的!芽芽可以戴上口罩和手套,那样就不会传染了!”

    芽芽泪眼汪汪的直哼哼,“妈咪,就让我们去看看诺诺哥哥嘛!求你了!好妈咪!”

    “还是等诺诺哥哥病好了,我们再去看他吧!”

    不由分说的,袁朵朵拿过女儿手中的手机去了免提,朝门外走去。

    “雪落,那天晚上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这几天,袁朵朵一直没给雪落打电话。一来是挺难为情的,二来也是担心雪落又嫌她没用。

    “你抱什么歉啊!犯错的又不是你!”

    雪落长长的叹息一声,“也怪我家行朗脾气不好!这牛犟的脾气一上来,谁都拦不住的!”

    “我知道你们夫妻俩都是为我好……是我自己不争气!”袁朵朵哀意的说道。

    “朵朵,你接下来想怎么办啊?总不能纵容着白默过这种一妻一妾的日子吧?”

    雪落知道自己问了也没什么用,但还是问出了口。因为不问实在是太揪心!

    “还能怎么样?等呗!简梅想生下孩子上位……肯定要让我这个挂名的白太太退位让贤的!”

    袁朵朵叹息一声,“要我让位可以,但必须给我豆豆和芽芽的抚养权!”

    这个办法虽说被动,但也算是个办法了!

    “朵朵,你还这么年青,就这么跟他们耗着,太吃亏了!你……你还可以重新开始的,干嘛非要在白默那颗歪脖子树上耗死自己呢!”

    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可白默今天的嘴脸,实在让雪落失望透了!但她还是憋着没肯告诉朵朵,她不忍心朵朵难受。

    “雪落,我知道你对我挺失望的!”

    袁朵朵又是一声哀意的叹息,“但这就是我的命,我不得不认命!”

    “你又来!”

    雪落实在不想跟这样的袁朵朵继续这个话题,“你好好陪着豆豆和芽芽吧!过几天,我会带上诺诺去看她们的!”

    “好,那我让豆豆和芽芽等呢!”

    说真的,这通电话打得林雪落是更郁闷了。

    这世上还真有简梅那种无孔不入且不知廉耻的小三呢!

    雪落刚挂断袁朵朵的电话时,白管家也刚刚挂了冷刈的电话。

    冷刈把今天发生在病房里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白管家和白老爷子。

    内容大概就是:封家的两位太太赶来医院逼简梅给她们下跪。封家两位太太跟简梅在病房里吵了些什么,冷刈没能听清,也不太好描述;在陪太子爷进去的时候,他就只看到简梅跪在封家两位太太面前!然后太子爷就对封家二太太

    发了好一通火!

    “这个林雪落,是真不肯放过简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呢!”白管家微声叹息。

    “林雪落是朵朵的好闺蜜,她这么做……也能理解!”白老爷子神情肃然的接话。

    “能理解是能理解……但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她逼着简梅下跪,就是在让白家的子孙给她下跪呢!这孩子都还没出世,就给别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