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金陵临着运河和长江,长江出去就是海……可谓四通八达。且是江南,鱼米之乡,文化之乡,六朝古都……真要说玩的地方,真的是数之不尽。

    季颜虽然并不热衷嬉玩,可难得来到这样的时代,这样的地方,也不想错过各样的风景。且,司徒兄弟也很大方的出资出力,连他们兄弟都亲自作陪作导游解说,如此好的条件,她自不拒绝。

    接下来几天,她到是真跟着他们去了不少地方。

    至于何时离开的问题,他们不提她更是不急。只是每天回来,她都能闻到院子里一些未来得及散尽的血腥气。还有那些所谓她的行李,更是天天都要换地方摆,也真是费尽心思。

    这一天,夜半时就下起了细雨,到天亮时,渐大起来。昨天说好的上山游玩,此时自然不能成行。季颜坐在廊下,边上是两丛芭蕉,雨打在上面,叭叭作响。她却极其难得的,拿着针线和布,正准备绣一丛芭蕉来……

    之前系统的提议,到底是听进去了。除了练武,她准备再学些旁的。可巧昨天看到知绿绣帕子,于是今天便正经让知绿教她。她本就极聪明,且过目不忘,先让知绿将刺绣的一些要点细细说了一回,又让她示范了各种绣法。接下来,她便开始自己琢磨。

    下雨天,司徒兄弟也未出门。只不过,司徒睿哪怕在外,依旧有处理不完的公务。司徒瞮就要清闲的多,闲得此时无聊,来找季颜玩。

    之前,他也被她说得三个条件给吓到了。但也就一会儿而已,之后便不再在意了,到是更关心起,她师门关于嫁娶的规矩了。规矩便是在要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愿意为她而死。这样的规矩,说出去了,便再无效果。

    虽然她此时并没想要在这个世界找个丈夫,但将来可说不定。人心易变呢,万一哪天,她就空虚寂寞冷了呢?或者头脑发热了呢?

    在这一点上,系统也说了,一切随她。只要任务完成,她哪怕是想开后宫,玩百合都可以,是她自己不愿。这个世界的男人地位太高,高到三妻四妾乃是寻常。她并不想费心去调&教一个男人,剩下的半辈子还得防着他会不会变心,会不会被外力所改变,以及众多心甘情愿,费尽心机爬床的女子。

    就算她真的不会,可她又不确定自己将来会不会收徒,万一收了,这规矩再传出去,岂不是让将来的徒弟为难?

    是以,她闭紧了嘴巴,只当听不到他的拐弯抹角。

    此时,司徒瞮又来了,撑着伞,染一身湿意,手里提着食盒。才到门口,便闻到食盒里传来的菜香。

    “快到午膳时间,我正好经过前面,见他们给这里送饭,便抢了他们的活计。颜儿不会怪我多事吧?”出去玩了几天,司徒瞮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在称呼上,已经从季姑娘,变成了颜儿。

    打眼一看她在做的事,眼里先闪过惊讶:“咦,颜儿居然也绣花的么?”

    “我亦要穿衣,绣花有什么奇怪?”古墓派虽然出了个小龙女这么个仙气十足的人,可其实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而从祖师到她这一代,一直生活在古墓里,远离世俗,避世而居。固然多了份神秘,却也决定了她们的一切只能自理。洗衣做饭,量体裁衣,这些都得自己做。固然还有孙婆婆在,可她太老了,在没有人接班的情况下,也只能慢慢的教导她些东西。

    只是,做饭只在能吃,且因为不喜烟火气,若是孙婆婆不在,她便只以蜂蜜为食。制衣也只在缝好。补个破口是行的,让她绣花,却万没这样的本事。

    至于琴棋书画,书是学过的,不管武功秘籍,还是其他都要识字才行。至于旁的,则少有涉掠。因为师父的身体并不好,急于让她练好功,因此那些旁枝末节,反而接触的少。

    “不,不奇怪,只是没想到。”司徒瞮耳根发红,绝不会告诉她,那一瞬间,他已经想到,将来她嫁他为妻,亲手送上她亲自做的衣衫鞋袜……咳:“这天有些暗,绣花伤眼的很。颜儿还是少做这些熬眼的活计吧,不管如何,总不至于要你如此辛苦的……”他一定请来最好的绣娘,为她制最华贵的衣衫……

    季颜望天,确实不太亮。但对于可以黑夜视物的她来说,却并不影响。但还是放下了绣了一半的绣品,准备洗手吃饭。

    司徒瞮来送饭,自然将自己的那一份也带了过来。于是很自然的,两人一起用餐。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