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为防盗章  “道家的书?”徐嬷嬷吓了一跳:“姑娘,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季颜被说懵了, 她想得开的很。“我只是想研究一些道经, 并无出家之意。”

    徐嬷嬷松了口气:“这却不知,且先让人去书店找找看。再不行, 便去道观里寻摸。”

    “嬷嬷替我费点心。”

    “这是应该的。”

    她早上说要书,中午的时候, 就找到了。只是统共就两本:一本《道德经》, 一本《周易》。

    去买书的, 是郑老叔找来的个小子,叫小石头, 十分机灵的小子。他说:“回姑娘,小的把城里的几家书店都找遍了。只是店老板说了, 那铺子里卖的经书大体也就这样。姑娘若是想要经书, 不若到各处庙观里去寻。”

    季颜其实记得不少经书内容。以前古墓里就有的, 林朝英创造的剑法,完全克制全真剑法。想做到如此, 知已知彼是必须的。又怎么可能不读道经。

    “姑娘,可要小的去各庙观里寻一寻?”

    季颜想了想:“去寻吧, 只是不必强求。”

    “是, 姑娘, 小的知道的。”

    季颜看向徐嬷嬷,徐嬷嬷给了小石头一个荷包:“你小子是个机灵的, 这是姑娘赏你的, 你好好替姑娘办事, 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谢姑娘赏,谢嬷嬷教导。小石头知道,嬷嬷放心,小石头是姑娘的奴才,但凡姑娘吩咐,小石头上刀山,下油锅,眉头肯定不皱一下……”小石头把 徐嬷嬷哄得眉开眼笑才走。

    季颜想着于其等着他漫野去观里寻书,到不如将记忆里的那些默下来。于是,便让人备了笔墨纸砚,闭门不出,开始默书。

    结果当天傍晚,容郡王跟前的苏公公带着个匣子过来,“我家王爷知道姑娘正寻道经,正好府里藏有几部,便着奴才给姑娘送来……王爷说了,姑娘以后若是有什么想要的,只派人去王府说一声……”

    对方这消息,灵通的过份了吧?

    容郡王送来的经书,自然都是极为不俗的。她大略看了看,便知道,两个世界的经书,是相通的。于是,直接将所有经书都默抄了出来,一式两份,自己留了一份,另一份,便都一一送到了柳湘莲那里。

    “以后,少看那些话本,多看经书。”

    柳湘莲从去郡王府读书之后,就少看话本了。毕竟那边有功课,他每日里应付功课的时间都嫌不足,哪有时间看话本。

    “是,姑娘。”只是心中不解:“看这些道经,可有什么讲么?”

    “你所学的心法,剑法,全都传自道教。其中有许多威力,非得领悟了道经,才能使得出来。否则,永远都只能属于末流。我不要求你出家,只要你熟读道经,细细体悟……”从此后,除了没有入道门外,其他,竟是按着道门的规矩来要求他自己。修身养性,将各种过去习惯,全都改了。

    因为多了一个柳湘莲的责任,她的作息安排,也略有改变。一开始她每天都在修炼,养蜂。后来,多了学棋学绣。如今,又要多一个研究道义,授徒的内容。

    授徒是最轻松的,柳湘莲在习武一事上十分尽心,且是个聪慧的,内功心法不过教了两个早晨,就背了下来,一字不错。剑法也按步就班的学着,没有半点为难。道家讲究自然,学起来不难,也没什么大的瓶颈。甚至于,对天资的要求都并不太强……她只需在自己修炼的时候带着他,时不时的提点一下就好。

    只是一点,它想要强大,却需要积累。

    全真的武功强不强大?强。当初王重阳乃是五绝之首。但是,王重阳弟子众多,如他一般强大的,却是再没有了。不是他们想给师傅丢人,实在是全真的功法就是这样。如果他们个个用心修炼个几十个年,也是个个不俗的。可惜,王重阳之下的那些弟子,为了全真派的面子,太想重现荣光,早早的出来混江湖……反而因为实力不足,丢了全真的脸。

    便是如此,全真七子,也闯出了一番名声。而后面,也是必然的一代不如一代。实在是他们都太急了。

    可就算如此,这样的功法在这个世界,依旧让人惊艳。至于将来,他会不会成为一代宗师,那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

    而季颜,在她将自己所知的道经全都默写出来之后的某一天,突然问系统:“我发现这段时间,修炼的进度特别快,是不是有什么说法?对了,在你的评测系统里,我的武学是哪个阶段?”

    【初学。】

    “初学?”季颜惊讶:“连入门都没有么?”

    【没有。你修了两种武功,一个玉&女&心&经,但因为功法的原因,你甚至连功法的完整性都无法保证。系统对武学的测评,就是最起码保证阶段性的完整。九阴真经你才学,且你只重内修,九阴的外功你却没学。同样不完整,且并没有融汇贯通。何况你自己也知道,你只是借着一些固有的记忆在强搬硬套,你自己并没有深入研究过。不过,你最近默写了这么多的道经,到是让功法进步不小。】

    季颜又讶:“果然不是我的错觉。没想到,道经的效果这么好。”

    【九阴真经本来就脱胎于道家。而古墓的功夫,更是对应全真的功法而成。自然也离不了道家门……所以研习道经,对你有很大的好处。】

    “确是我疏忽了。”

    【对了,要不然,你收个古墓弟子吧,先将玉&女&心&经练至大成再说。说起来,那功法其实着实了得,未练至大成时,虽然禁忌多,可却使修炼者极易达到空灵之境。这是一种极难达到的境界,舍弃了,着实可惜。而一旦练至大成,所有禁忌都没有妨碍了……】

    “空灵之境?”

    【对,空灵之境,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境界,一般人很难达到。】见她还有些迷糊,干脆说得更直白些:【简单来说,就是心无旁骛。老玩童的左右互搏,就是一种表现方式。这种境界,就是一种空灵之境。当然,你还只是最初级,若是继续下去,到是有可能再进一步。你因为失去记忆,完全按着小龙女的本性教养长大的,里面但凡有一点不对,都不行。就像那个穿越女,用小龙女的身体,用相同的功法,但她就做不到。当初若是你有了记忆,在最初就心有杂念,肯定也不行……所以这机会千载难逢,即已经有了这样的机遇,放弃着实可惜。】

    季颜想了想,“你说得有理。”

    既然是精神上的境界,必然不是一层不变的。可能变好,自然也可能变坏。她如今不是在古墓那单纯的地方,身处俗世,连心法都改了,心灵空透的状态必然越来越难保证。

    “我知道了。”

    第二天,便叫了徐嬷嬷,让她找人牙子来,只让牙子带一些年轻女孩儿来。她逐一摸骨,想找个资质好的出来。可惜,良材美质,并不易找,见了五六个人才人,女孩儿见了上百个,却是一个好的都没找到。

    旁人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些人牙子只知道带着人一趟趟的跑,却一个人也没卖出去,不由不耐烦的很。后来,想找人也找不到了。无奈之下,这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可见,想找个适合的弟子,并不容易。

    转眼进了腊月,季柳湘莲一大早就在院子里练剑。全真剑法,他已经能完整的打上一遍,虽无气势,却也半丝不错。季颜这段时间,早上在他这边的演武场练功,之后却并不急着离开,而是会留下来,一起用个早膳,再给他讲道,提点一下他的功法。

    今天也是,待他练完一遍,她又提点了两句,才说起旁的来:“接下来到明年,我不在城中,你自已练。”顿了一下,又道:“该教的都教了你,以后你只需勤练不辍,慢慢感悟就是。”

    “姑娘要去哪里?”柳湘莲心中一慌。到现在,他已将她当成了真正的亲人……如今正要过年,本想着今年不必孤单。却没想到,她竟说要走。“要过年了,姑娘……”他突的一顿,是了,他自己孤苦,姑娘却未必。说不得,姑娘是要回家过年的:“姑娘是要回家,跟家人一起过年吗?”

    “回郊外庄子上,并无家人一起。”

    柳湘莲眼睛一亮:“那姑娘不如留下来?我们一起凑成一家,一起过年可好?或者,我跟姑娘去也行的。”

    “不好。”不给他继续啰嗦的机会,直接离开。

    回到院子里,苏公公正等在那里:“季姑娘,我们爷专门给奴才给姑娘送了腊八粥来。另外,我们爷还说,到年节了,七殿下可以出宫了……”

    直到苏公公离开,季颜才意会到,这句话的意思。

    司徒瞮可以出宫,若是有心,必会来看她。若是她有意避开,躲开就是。只是,她又是何人?除了林如海,她又怎么会为旁人而特意更改决定?

    因此,并未将话放在心里。

    她的体能、力量足够,不怕摔。哪怕是马儿发了狂,她自可用轻功飞离。心中有底,无惧无畏,再有司徒瞮细细讲了所有注意事项。因此,除了上马时略有些僵硬外,之后便再无半点难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