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死人,一个被下了药的活人。

    对于司徒瞮来说,本来应该是毫无难度的。但他刚到门口,才发现,那门从外面用锁挂上了。就是锁挂在上面,却没锁住。门一打开,他便连退了两步,脸色难看的避到一边。同时一挥手,让身边的人进去了。然后才回头,给司徒睿示意了一下。

    司徒睿立刻对季颜道:“颜儿,你跟知绿晓蓝两人去隔壁院落安置。这个院子,暂时怕是不能住了。”

    季颜只好跟知绿两人离开,至于屋里的情况,她虽没进去看,但听声音,也大概知道是处么回事。

    死了的那个,她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但那个活着的,是个男人,还下被下了□□。那药性十分烈,大概因为他们回来的太晚,那人药性发作。此时便控制不住,正在解决……可里面只有他一个活人。所以,他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自己来,要么就只能对着那个死人……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十分龌糟。

    之后,这个院子就再没消停过。不但院子封了,接着府衙里的人也来了。之后就人来人往,也不知在忙些什么,没一刻消停。

    季颜有之后并未对此表示任何关注、好奇。但实际上,她却从系统那里,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系统拥有数据采集的能力,采集范围跟它的等级,以及花费的能量有关。它是个小气的,从来舍不得花费能量,好吧,也是因为他们现在还没有多余的能量。所以,目前采集的范围极其有限。可这客栈里发生的一切,却逃不过它的耳目。

    这件事,说白了其实挺简单。目的,还是针对司徒家的兄弟。确切的说,是针对可能藏在他们身边的账本。

    司徒睿之前安排的那两路人马,显然是被人拦了下来,也确定了他们那里根本没有账本。因此,现在重点就放在他们这边了。之前,这院子里就时有被人翻动的迹象。但下手还算是有节制,悄悄的来,悄悄的去。

    可现在不知为何,突然就急了起来。

    所以,才直接弄了个死人在院子里。一牵到命案,这事就不能轻了。封院,保持现场……主动权就到他们手里了。到时,他们哪怕是挖地三尺,也有借口了。

    不过,就系统说,账本并不在他们这里。司徒兄弟的轻松不是装的,他们是真的一点不紧张。

    有意思的是,那个被下了药的男人,却成了迷案。那人药性退去,人直接成了傻子。人么,据说曾是街边的乞丐,无亲无故,接触的人那就杂了,天天在街面上要饭,谁知道哪个是幕后黑手。事情到这里,便卡住了。

    司徒兄弟怎么处理,季颜不管。但系统却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人,是针对你的。】

    这一点显而易见,只有针对女子,才会用这样的手段。“我并没有得罪谁。”

    系统直接嘿嘿给她听:【你要知道,有的时候,你不需要得罪谁。嫉妒是原罪啊!你这身体长得不错,气质也好,再被两个皇子护着……就足以引来很多嫉妒了。】

    季颜想想,十分有道理。“那你知道是谁了吗?”

    【有了猜测。但你知道,我探测范围有限,才只有二十米而已。】

    季颜想了想:“需要我配合吗?”

    【随便啦。反正在这个世界,也没有人是你的对手。想伤害到你,还要看本系统同不同意。】顿了一下,又道:【当然啦,如果你闲的话,咱们走一趟也未尝不可。】

    季颜这一趟的任务,就是保护司徒家两兄弟。但这两人并没有被保护的意识,平时并不会将她当保镖似的带着。大多数时候,两人都撇下她。所以,其实她还是挺闲的。

    但她要出门,还是有必要跟他们说一声的。

    “你要出门?”司徒瞮瞪大了眼,这可是他们结伴上路以来,季颜头一回主动出门啊!“呃,颜儿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不我陪你一起?”

    系统做事,无人能发觉。哪怕是她,也不知道它做了些什么。有没有人跟着,实在没什么不同。“随你。”腿长在他的身上,路又不是她家的,还能管得了他跟不跟么?

    司徒瞮立刻又笑开了,直接撇下手里的事情,带着人跟了上来。

    司徒睿虽有些无奈,却也没阻止。

    实在是季颜的情况太过特别。

    若是换了旁人,他必要说,以她的身份,根本配不上他七弟。哪怕她认祖归宗,以林如海的庶长女的身份,最多也就当他七弟的侧妃了。给她的个名份,还不得高兴的谢恩?可偏不能拿这样一套规矩往她身上套。

    他们家觉得她配不是他七弟,只怕她根本也没将七弟放在眼里。强行留人?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